Loading...

扑克策略进化史 「Part 2:斯杜·恩戈」

历史长河中可以寻找一切问题的答案。作为德州扑克的爱好者,除了好奇这项运动的萌芽与兴衰(参见往期文章:《德州扑克的前世今生》),更希望了解是什么让它成为今天的模样。

原作者Nicolas Levi是一名长期生活在伦敦的法国牌手,曾多次在顶级赛事中打入决赛桌。2013年,他结束了自己的职业牌手生涯,参与创办了多家公司,成为了RankingHero.com的联合创始人/COO,Bluff USA, Bluff Europe, Poker 52, Live Poker等多家扑克媒体的专栏作家。

本系列文章是2014年他在Bluff Europe撰写的专栏,讲述了他眼中的扑克策略的演进。原文链接:http://www.bluffeurope.com/PokerMagazine/Poker-Evolution-Part-2-Stu-Ungar_281.aspx


扑克策略进化史 Part2

斯杜·恩戈(Stu Ungar)

1.jpg


打牌讲究灵活调整。根据对手切换应对风格是所有顶尖牌手的基本能力。随着扑克策略的演进,牌手们也在不断更新自己的致胜之道。本系列文章将分析扑克策略是如何一路发展到今天的,明天它又将如何演进。你不仅将学会如何应对新的情况和新的牌桌结构,还将学会应对没见过的棘手情况。你将学会问自己“为什么”,而不只是“怎么做”。

一代传奇斯杜·恩戈——不管你喜不喜欢这位堕落天才,你都不得不承认,他的牌局里有太多值得学习的地方。斯杜靠着观牌和与前辈职业牌手打牌自学成才,随后,又从各种各样的牌局实战中迅速成长。然而,不管对手有多强,他似乎都能打赢对方。不久后,他就被公认为当时最有天赋的牌手(他的天赋不局限于扑克领域,还在于金罗美以及其它纸牌游戏等)。

然而,他那毫无恐惧的牌风和不严格的资金管理却也反咬了他一口。在与多种毒瘾纠缠多年之后,在1997年,声名狼藉的恩戈终于又回到了WSOP的赛场(译者注:恩戈曾在1980、1981连续两年蝉联WSOP主赛冠军,并缺席了后面近20年的比赛)。年轻的读者们,要知道,那时候电影《赌王之王/Rounders》还没拍呢。

打到决赛的时候,恩戈已经是众望所归的筹码领先者。想看他比赛的观众多的没边,导致举办方只能把决胜桌放到马蹄赌场门口的弗里蒙特大街上。

好在比赛全程都被汤姆·西姆斯的磁带录音机记录在内,实乃扑克圈的一大幸事。(译者注:在那个年代没有好的牌局记录方式,感应牌和牌桌摄像头都还没有被发明出来。)十年后,WSOP的杰西卡·威尔曼发现了这些宝贵的磁带,并鼓励克莱顿·纽曼(国外著名扑克论坛“2+2”的老板)写下了一篇精彩的牌局分析。我强烈推荐大家去拜读这篇文章。多亏这三位保存和消化了这些珍贵的信息,我们才得以小窥恩戈和其对手的打牌风格,同时感受1997年高额游戏的业态。向他们致敬!没有他们之前付出的努力,我也不可能写下这篇文章。


牌桌上剩下六名玩家,奖池为一百万。以下是决赛开始时的情况:

2.jpg

冠军奖金:$1,000,000

盲注级别:5,000/10,000; 2,000 前注


筹码量 :

斯杜·恩戈:         $1,100,000

彼得·包:            $205,000

鲍勃·沃克:         $610,000

约翰·斯特泽普:  $245,000

梅尔·犹大:         $300,000

罗恩·斯坦利:      $700,000


牌桌结构

大小盲注级别为5千/10千,底注2千。这意味着斯杜作为筹码领先者,有充裕的筹码量(110BB)。此时短筹码玩家平均只有20~30BB,只有沃克和斯坦利有资本使用深筹码策略,但问题是:他们会吗?

让我们来做一下功课,看看对手的习惯打法,然后试着换位思考:站在斯杜的角度,这场1997年的WSOP决胜桌,我们会怎么打。

从我们的左边看起(括号里是RankingHero.com统计的每位选手的获奖金额):


- 彼得·包 ($127,200)

彼得的筹码量为20个大盲。作为一名职业短筹码玩家,他认为自己在筹码量翻倍前必须打得极紧。鉴于当时是1997年,他应该还不知道自己应该抓住对手用弱牌公开加注的机会频繁all-in。


- 鲍勃·沃克($416 847)

手持60BB深筹码,又坐在我们的左边——鲍勃显然是我们走向冠军之路的拦路虎之一。在这个情况下我们希望他玩的紧一点儿。


- 约翰·斯特泽普  ($990 448)

斯特泽普是决胜桌上的不定时炸弹。他玩得比较松,又能诈唬。话是这么说,但当时轻3Bet(light 3-bet)的操作还未被“发明”出来,所以他在翻牌前应该会经常持中等牌力到强牌来跟。如果他筹码翻倍我们就得提高警惕了。


- 梅尔·犹大($3,545,958)

又一个职业牌手。他拿着25个大盲,坐在一个不怎么好的位置上。但只要他赚够了筹码,他就会放开手脚地游戏。考虑到他的位置和我们的声望(要知道咱可是斯杜·恩戈哦),他应该会尽量避免和我们玩大底池。


- 罗恩·斯坦利($1 620 883)

70BB;非常松的职业牌手罗恩·斯坦利是决赛牌桌上的隐患之一。


要知道,这个时代的风格和2014年(译者注:作者写这篇文章的时间)很不一样:

  • 那时候,溜进还未被视为错误打法;

  • 标准的公开加注量是3.5倍大盲(而且他们几个都是那个年代的典型玩家);

  • 没有持续下注,相比之下,他们更愿意为了获取信息而进行反主动下注;

  • 没有轻3Bet,没有挤压,也还没有“纽约后加注”(译者注:一种用强牌在前位公开加注,引诱后位/盲注玩家挤压,之后再加注的玩法)。


还有一点:奖池设计非常头重脚轻,而且你绝不谈deal(译者注:deal,锦标赛剩余玩家一起通过协议来瓜分奖金的行为)的名声早已传播在外。

  • 第一名:整整一百万美金

  • 第二名:$583,000

  • 第三名:$371,000

  • 第四名:$212,000

  • 第五名:$161,120

  • 第六名:$127,200


专家建议:评估你的游戏计划

每当你进入一个新牌桌,你都应该放松一下心情,审视一下自己当前的风格是否适合当前的牌桌结构。此外,每过一个小时,都要有意识地回顾一下当前的情况:你有没有根据对手调整自己的打法?你的牌桌形象怎样?对手犯了什么错误?你有没有利用好这些错误?

最后再问问自己,你的身体和心理状态支持你以最佳状态游戏吗?如果答案是否,现在就站起来;如果你在打锦标赛,那就稍稍收紧一点,少冒点险,直到你感觉自己的最佳状态又回来了。

好了,现在你就是斯杜·恩戈。你的游戏计划是什么?你想让回报最大,风险最小。那么,你首先就该想想:“我的对手都在犯什么错误?”你一路杀到了WSOP的决胜桌,目前筹码量最大,而且还是传说中迄今为止的最强牌手。你猜对了:对手肯定会频繁弃牌!


超级松凶策略

斯杜以松凶闻名,看似鲁莽轻率,但读牌能力超强,能用弱牌战胜对手。如果对手的弃牌率过高,我们可以用40%到55%的起手牌公开加注。为了配合这个策略,我们会持中弱牌力的起手牌在翻牌前3-Bet,在翻后连续开抢。为了演好一个松凶玩家,我们得让疑心重的对手明白一个道理:要想让我们老实一点,他们就得赌上自己所有的筹码。

这个策略非常不错,因为三位短筹码玩家可能都想在牌桌上呆得久一些,好在奖池中占据一席之地,而我们的3-Bet会让所有人难以招架。尽管如此,这个计划依然有缺陷:

  • 所有人都料到你会这么做。短筹码玩家可能会视你为最好的交手对象,或是在你的虐待下上头全押;深筹码玩家可能会冷不丁跟注你,这些都大大增加了你的波动;

  • 奖池设置头重脚轻(冠军与其它排名的奖金悬殊过大)。因此,短筹码玩家的赌兴可能会更强,导致我们的策略更难实施;

  • 公开加注3.5倍大盲,意味着3-Bet需要不菲的筹码量,也意味着你将更难脱身。但如果做不到这样,松凶鱼策略将难以执行。



小球打法

在翻牌后有节制地激进可能是更好的打法。这种打法在当今世界更受欢迎。它的特点是频繁地采用激进的行动线、小额下注,以及持续地威胁对手。总结起来就是一句话:“如果对手过牌,你就下注。”这个计划适合对付过紧或被动的玩家,他们通常会毫无抵抗地让你赢下许多小底池。等底池变大,你就收紧行动,减少波动;逐渐大家就不太信任你了,你反而能获得更多支付。在下一篇文章里,我们将从“大丹狗”格斯·汉森身上汲取灵感,研究这种新潮的打法。

如果你的第一直觉是这么打,也不失为一个好办法。但这么做也要注意下面几点:

  • 如果你像所有人一样公开加注3.5倍大盲,你就是在拿西瓜赌芝麻。但如果你的下注量比其他人小,你会被频繁跟注,因为你让他们很不爽,而且他们觉得便宜。在多人底池进行诈唬的难度更高,尤其是当底池里又有短筹码,又有深筹码玩家的时候。

  • 如果你大部分翻牌圈都下注,你的技术优势就很难体现,而且变得很容易被预测。如果你在翻牌圈下小注,很多人都会跟进来看牌,而你也因为缺乏信息,在转牌圈面临更高的决策难度。


斯杜·恩戈的计划:转牌圈再展示牌力

虽然这个标题看起来很简单,但它确实是斯杜经过深思熟虑作出的计划。他很清楚自己是这个牌桌(甚至所有牌桌)的“翻牌后之王”——对手玩得很直白,在翻牌圈通常都会暴露出自己的手牌范围。

这个计划在1997年的时代背景下非常明智:这样做不仅能保护手牌,当你击中的时候建起大底池,没击中的时候又能则及时止损;此外,这种做法还能在必要时增加你看免费牌的机会。

可惜,这种招式只在对手也这样打的情况才下有效,而且复出归来的斯杜并不属于这类玩家。牌面有利就下注,只在转牌和河牌没击中听牌的时候才会偶尔诈唬一下(典型的做法)——这种做法会让你变得很容易预测。


斯杜的计划可能更接近下面这几点:

  • 翻牌前:坐在枪口位时频繁偷盲,但也没有我们预想中那么频繁(总加注次数约占25%)。频繁看翻牌,但不总是作为攻击方进入翻牌圈,很多时候也会平跟和溜进。

  • 翻牌:尽可能玩得被动——过牌或者跟注。

  • 转牌和河牌:根据对手泄漏出来的信息精准读牌。

通过较晚地展示牌力,斯杜很好地证明了自己的范围比对手更平衡。为什么要看盲打呢?(译者注:“盲打/bet in the dark”是斯杜比较喜欢的一个套路,就是在牌发出来之前先下一注,然后牌发出来以后看对手如何反应)明明这样做的成功率要低得多。可正是因为斯杜在转牌圈的技术优势非常强大,他很乐意让其他玩家跟进来。比如,在大盲位面对两名弱势溜进玩家选择过牌。

这种策略也有例外,那就是斯特泽普。面对这位激进的对手,斯杜一般都会尽早展示自己的牌力,下注量也比面对其他对手时更大(接近一倍底池)。我猜这是因为斯杜把斯特泽普视为桌上最难阅读的对手。所以,斯杜一般都会通过早下注、下大注来避免和斯特泽普进入深底池。

3.jpg


专家建议:在正确的时间点展示牌力

当你的对手犯错比例较高时建议晚点再展示牌力。例如,当如果你有位置优势的时候,或是对手玩的不好的时候,或是你的听牌不太可能成功的时候。

反之亦然:当对手猜中了你的手牌,当你没有位置优势,当你的对手是名优秀玩家——这些时候,你都应该尽早展示牌力以保护手牌。


结论

斯杜用这种策略赢得了锦标赛,成为了当时人们眼中最激进、最压迫人的牌手。恩戈并不仅仅是大多数文章中描述的“激进、善长读牌的年轻人”,他还有着许许多多新颖的原创打法——他是一个不折不扣的策略大师。

换到现在,斯杜·恩戈还会是牌界霸主吗?可能吧,但是他的打法就得根据当今的游戏氛围作出巨大调整了。斯杜适应了他那个时代的牌桌,但他去世的过早,没赶上接下来的互联网扑克时代。现代人的扑克知识要是用来打当年的这场决赛,最完美的策略可能就会是这样的:在斯杜的打法的基础上,混合使用最低加注量的3Bet来剥削过大的公开加注……但我们还是不要脑洞大开了:这种打法直到2008年都还没被发明出来呢!


译者后记:

斯杜·恩戈生平

斯杜·恩戈(1953年9月8日-1998年11月22日),许多人认为是有史以来最伟大的牌手。他是仅有的两个三度获得世界扑克大赛(WSOP)主赛冠军的牌手之一(另一个为约翰尼·莫斯Johnny Moss),也是唯一一个三度获得扑克超级碗(Super Bowl of Poker)的牌手。

恩戈出生在纽约的犹太家庭,幼年时便已接触纸牌游戏,14岁时成为职业选手,当时以玩金罗美为主。他很快便表现出了很高的天赋,成为纽约最好的金罗美选手之一。其后来到拉斯维加斯,继续保持出色的战绩。后来其他牌手因他过于强大不愿与他交战,于是他选择转战扑克。此前他玩的是梭哈,后来改为德州扑克。

1980年,他第二次参加的德州扑克比赛便是WSOP主赛,比赛中他战胜前世界冠军多伊尔·布朗森从而第一次获得了WSOP金手链。次年他又再次得到主赛冠军。然而赛场外他却因为沾染毒品,身体日渐虚弱,财产也逐挥霍。

1990年WSOP他靠比利·巴克斯(Billy Baxter)出钱才得以参加比赛,比赛中他在领先的大好形势下因吸食毒品被送入医院,从而错过了后面的比赛。后来恩戈向那年冠军得主曼苏尔∙迈特楼比发出挑战进行一对一对战,他在落后的情况下最终以6万对4万反败为胜。

此后他又将资产挥霍一空,连续几年未能参加WSOP,直到1997年才再度靠比利·巴克斯的资助得以出战。最终,他第三次获得WSOP主赛冠军。次年他因身体原因放弃参赛,同年12月便因心脏病在拉斯维加斯去世。


支付方式

购买项目

XXXXX

应付金额

00.00元

(其中推荐奖励金抵扣100元)
确定
优惠码

使用优惠码

使用微信扫码付款

独立课程包

购买项目

XXXXX

应付金额

00.00元

(其中推荐奖励金抵扣100元)
确定
优惠码

使用优惠码

支付金额:998.0

微信支付
购买完整课程包 ¥1000.00
购买本节课程 ¥130.00
取消

为了保障您的账号安全和权益,请绑定手机号

手机号
验证码
提示